事業可以發展 但你的價值觀不能動搖
作者:admin 日期:2016-07-29 瀏覽

無論你是做什么生意的,所有的企業在起步時通常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或“游戲終點”——對我來說,這就是將商店的貨架上擺滿我的商品。邁進一個主要零售商的門檻本身就是一個足夠大的目標,而在我的公司發起之初,我卻是為著三個終極目標而打拼。當一天的工作結束時,我不只是想要我的分類帳上顯示盈利和增長,我所關注的是實現人、地球和利潤的發展。 
把第一個經認證可以在室內使用的植物性驅鼠劑引入市場至少可以說是不同尋常的。鼠害防治是一個20億美元的生意,90%的現有產品都是毒藥和陷阱之類的。然而,研究顯示,有70%的人不愿意在他們的家里使用其中的任何一個產品。這個市場似乎與我的將化學藥品趕出房屋、使地球變成一個友善的地方的目標相一致,但這確實是一個障礙重重的道路。

零售商們對他們在銷售致死性鼠害防治方法中所獲得的成功感到滿意,而消費者們則需要一些說服工作,使他們相信這些天然方法確實是有效的。仿佛這還不夠,于是我這樣一個害羞的農民妻子在北達科他州向美國環保署證明了我的產品是可以兌現其承諾的。

七年后,那個在我的餐桌旁起步的公司已經創造了4000多萬美元的收入,將6個產品銷售到5萬多家商店中!而我們從來就沒有一次讓我們的目光偏離我們的原始使命——完成三個終極目標:實現人、地球和利潤的發展。

我欠安永(Ernst & Young)贏得女性項目的一份情,通過上個月在安永的戰略發展論壇上發言的方式我或許能還上一小部分。安永所提的問題是:我們是怎樣在只有20%的擴展型公司盈利的情況下,做到不僅要賺錢,同時還能保持我們的做一個有社會意識、目的驅動的公司的愿景。

拒絕任何與你的使命不相符的交易機會。

有些時候,成長和成功的欲望與你可能面臨的決策是有沖突的。

當我拒絕了一個大型零售商提供給我的總額為二十五萬美元的交易時,他們像看一個瘋子那樣看著我。我想也許他們是對的。他們要求我為我們的產品設計一個塑料蛤殼。但這違背了我們的使命。因此,我們必須遵守自己的游戲規則。

實際上他們真正想要的是具有較強貨架吸引力的包裝。他們的工作是讓客戶去拿我們的產品,說到底,取得利潤肯定是我們的目的之一。所以,我們又回到繪圖板旁。我們必須找到一個既能讓零售商滿意,又不會損傷我們的核心價值觀的方法。最終,我們設計出一個對它們的受眾和我們的使命都適合的包裝。

堅持方向和目的,其結果是促進發展和堅定對你的愿景的信念。

有些人就是弄不明白——沒關系,我們可以離開他們。

當我們決定要降低碳排放量時,我們決定將我們的工廠搬離我們的家鄉。我們是不情愿離開家鄉的,但我們知道這個是與我們的原則相符的。我們的生產設備必須離我們的供應商和客戶很近。當時我們正在與兩家銀行合作。有一家對我們說,我們必須在48小時內改變我們的想法,否則他們會取消對我們的貸款。他們并不關心我們的碳排放量,因為他們的使命與我們的使命是不同的。這是可怕的。我們真的需要那筆資金。幸運的是,另一家銀行與我們的目標一致。今天,他們仍然在與我們合作。鑒于我們成長,我想他們也會為此而十分開心!

你要知道,總會有一些眼光遠大的合作者。還有一些投資者特別關注向互益性的和有社會意識的公司投資。你不必以損傷價值觀為代價來換取資金。

成功的藍圖。

相信公司目的員工們、不僅理解你的愿景更想成為其中一部分的零售商,以及明白做好事也會對公司本身有益處這個道理的貸款人,他們將幫助你實現你的三個終極目標。

到2020年,千禧一代將占購買人口的50%。研究表明,他們可能愿意為負責任的產品支付更多。同樣重要的是,他們想為那些關心環境影響的公司工作。千禧一代是我們的未來,作為一個以創造更為友善的地球為使命的公司的CEO,我迫不及待地想聽聽他們會說些什么。

 

奖末平分野100手官网